将本站设为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 | 收藏本站 | 繁體
当前位置:天天中文>历史军事>浪荡皇帝秘史> 第十一卷 东瀛风云 第四十一章皇子出世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一卷 东瀛风云 第四十一章皇子出世

作者:长亭古道
    次日,萧若率大军进攻京都北边的众大名,以北条家为的归顺大名协同行动,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将过去,北面六七家大名不战而降。

    战局大势急转直下,扶桑各地大名纷纷背叛幕府,转而倒向皇帝。此消彼长,扶桑京都已岌岌可危,幕府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当日晚上宿营时,萧若接到探子传来的情报。

    这两日魔教教主负伤逃入京都,魔教临时老巢上下人心惶惶,因没有教主强力弹压,原本就分歧日益加深的魔教内部,矛盾迅激化,终于在昨晚生大规模内讧,结果是一部分反对赤焰魔君谋逆作乱的人离开老巢,远走他乡,誓永不回来;老巢里剩下的,都是支持教主谋逆的死硬分子。

    萧若龙颜大悦,赤焰魔君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,连内部手下都离他而去,这就叫众叛亲离,看来魔教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若说当年天下将乱时,赤焰魔君谋划率众揭竿而起,还有点顺天应人英雄逐鹿的味道,那么后来整个江山社稷迅归于安定,他再图谋不轨,就纯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自取灭亡。赤焰魔君可以为了他的野心一条路走到黑,魔教教众可犯不着陪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局势越不利,赤焰魔君越倒行逆施,魔教上下人心就越乱,还因为有他压着局面,才勉勉强强维持到今日,要不然早已分崩离析多时了。

    萧若将这一消息知会了五位白道掌门人,他们五人大喜过望。这是将魔教恶势力一举铲除的大好良机,千载难逢,他们主动请缨率领随同来的七派高手直扑魔教老巢,与魔教决一死战。连内伤未愈地少林方丈明藏大师也执意要同去。

    江湖上自古正邪不两立,白道领袖七大名门正派,与黑道霸主魔教势不两立,碰上这么好的机会,他们自然说什么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萧若略一思量,同意了他们的决定,不过为策万全。派崔玉率五千名精锐骑兵随行,协同围剿魔教老巢。务必交魔教恶徒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崔玉和五大掌门领命,连夜率众出。马蹄滚滚,离营望东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天朝远征海军都统制阮飞龙亲自来大营求见皇帝。

    萧若觉得事情不大寻常,立即命传见。阮飞龙统率天朝海军游弋于九州到界港一带的海面,牢牢控制制海权,如没有非常要紧的事,不会上岸来见皇帝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阮飞龙进御帐见驾。君臣相互见过礼,阮飞龙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说明来意,报告一件紧要之事,请皇帝定夺。

    原来,扶桑6上战况日渐明朗之际。海上孙瀚的海寇大军动向颇为可疑,不仅不再为天朝军海运军队,还隐隐有向朝廷远征海军挑战之举。

    “咦?孙瀚哪来的狗胆。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”萧若虽早知道海寇不可信,可他们在官兵胜劵在握时翻脸,就有些出人意料了。

    阮飞龙满脸气愤之色,道:“回皇上,臣也觉得里面有蹊跷,就不动声色,暗中设法打探。后来在孙瀚海寇军中现了我们的一个老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?”萧若讶异问道。

    阮飞龙道:“原排帮帮主——何见潮!都是因为他从中挑拨离间,才使得孙瀚对我们的态度迅转变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他,的确是我们地老相识了!”萧若冷笑道。平定川中叛乱时,何见潮不知所踪,本还以为他死于乱军中了,不料还活在世上,何见潮在中土无处容身,又去海外投靠了孙瀚,当真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“何见潮在孙瀚面前搬弄是非,将朝廷的水师虚实都告诉了他,添油加醋说当年朝廷地长江水师被江老爷子一把火烧得元气大伤,这几年来朝廷平定各地叛乱都来不及,没造出几艘战船,如今朝廷水师孱弱不堪,只剩了一个空壳,顶多能用来镇压叛乱,根本无力出海作战,还比不上孙瀚海军的一根手指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何地老贼能言善辩,口才十分了得,很能蛊惑人心,海寇王孙瀚被他说得心痒难搔,野心悄然膨胀,不轨之念渐生,从此对我军大为蔑视,将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阮飞龙对何见潮的挑拨之能深有体会,当年在鄱阳湖,何见潮说得他想要图谋皇帝,后来何见潮又巧妙挑拨离间,说得他拜把子兄弟谢昆背叛偷袭他,几乎使他死无葬身之地。他至今想起来,仍然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萧若想了想,道:“那前段日子,朕亲率海军炮船打跨扶桑海军主力,他们又怎么认为?要知道扶桑海军虽说比不上孙瀚,可也差不了太多,朝廷海军的战斗力决不是他能肆意贬低的。”

    阮飞龙气笑道:“说来也好笑,何见潮跟孙瀚说,皇上您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阴谋诡计奇多,扶桑倭人比较蠢,中了皇上圈套,结果才轻易败给朝廷不值一谈的海军……而东海霸主孙瀚就不一样了,孙瀚海战经验极其丰富,又英明睿智,皇帝地小花招对他不管用,只消真刀真枪的打一场,朝廷所谓的海军立刻就要现原现!”

    “孙瀚在东海称王称霸惯了,唯我独尊的心态深入骨髓,加上远在海外,对中土的情况不甚了解,被何见潮花言巧语挑动,想要背盟图谋我们。”

    萧若听完,又好气、又好笑,不过想想一山不容二虎,海寇雄霸东海,天朝势力若要扩张到海外,必然会跟他冲突,这一仗早晚得打,该来的躲也躲不掉,如不打跨孙瀚地力量,东海别想安宁得了。

    他恨恨道:“爱卿回去严密盯着孙瀚,他们要是有任何异动,你便率海军动进攻,绝不姑息!”

    有了皇帝这句话,阮飞龙心中大定,高声应是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阮飞龙告退转身之际,萧若又出言把他叫住,道:“阮爱卿,你对打败孙瀚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阮飞龙迟疑一下,道:“有!”语气显得不是十分的有把握,因为虽有皇帝指挥火炮战船打跨扶桑海军的战例在前,他充分见识到了新式火炮战船地威力,不过他不敢肯定这一奇迹也会降临在自己头上,而且孙瀚的海上力量比扶桑人要强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等。”萧若微微一笑,从御案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稿纸,随手翻了一下,郑重的递给他,“这是朕近期闲暇时,记录下来的指挥火炮战船的心得和经验,以及种种战术理论,今天朕传授给你。希望爱卿不要辜负朕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火炮战船这一新生事物才刚出现不久,相应的一切战法都处于摸索阶段,只有萧若懂得海上炮战成熟完善的战术理论,远远越当世,全世界不作第二人之想。

    阮飞龙心情激动,双手颤抖着恭恭敬敬接过,哽咽道:“谢……谢皇上!微臣一定日夜研读。”

    萧若含笑点头,“很好,你去吧!”

    阮飞龙再拜告退离帐。萧若目送他背影离去,心想不仅要把火炮战船的战术理论整理出来,等打完这仗,还要将航海技术整理成完善的学科,将来经营海外殖民地时有用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中土京城传来一个天大的喜讯,贵嫔王楚月和杜若十月怀胎期满,先后顺利产下龙子。王楚月生的是一位公主,而杜若果然印证了当年神奇的梦境,生下了皇长子,整个京城都为之欢腾。

    自古母以子贵,杜若原先身份虽只是皇帝的贴身侍婢,如今生了皇长子,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。皇后派内侍来奏报皇帝,请求册立杜若为妃。

    萧若简直乐翻了心,当即下旨大赦天下,让全天下百姓一起分享这一喜事。鞭炮欢笑声响遍大江南北自不消说。

    至于皇后的奏请,萧若哪还有什么不同意的,当场准奏。他对贴身五婢都很喜爱,早晚都要册立名位的,杜若为他生了皇长子,立为妃子绝对应该。

    除王楚月和杜若之外,其实还有一位美人也怀胎足月,给他生下了一个孩子,却是风华绝代的胡夫人。

    胡夫人在王府悄悄产下一子,竟也是个男孩,只不过比杜若要稍晚几日,是第二个皇子。胡夫人既高兴,又难堪,不敢声张,派一个心腹悄悄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京城喜讯频传,萧若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,恨不得背生双翼飞回到三位美人身边,呵护她们,疼爱她们,与初生的骨肉共享天伦之乐…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热搜: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当皇帝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奇迹的召唤师